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 山东省纪委监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费县纪委监察局网站>> 廉政教育>> 警钟长鸣>>正文内容

“霸道总裁”的不归路——宜阳县原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高建海腐败警示录

  落马之前,高建海的人生可用一帆风顺来形容。

  他工作勤奋,履历光鲜,历任河南省新安县电业公司副经理,新安县电业局局长,新安县政协副主席,宜阳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宜阳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等职,是县城里的风云人物。

  然而,风光背后,是藏污纳垢。落马后,人们发现,高建海视党的纪律如无物,早已步入歧途。

  他作风专横,自诩“霸道总裁”,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最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4年底,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

  利用职权报销120万余元,大到价值8万余元的水晶工艺品,小到10元的出租车发票

  执纪人员表示,高建海从基层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有一定的工作能力,但在担任新安县电业局一把手之后,他志满意得,开始痴迷享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精神上一泻千里。

  在与企业老板打交道中,他看到一些老板生活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中,十分羡慕,特别是感觉一些老板能力、素质远不如他,反而挣得比他多,活得比他潇洒,内心极度不平衡,人生观、价值观扭曲,开始痴迷于追名逐利,变得贪图享受、讲究排场——非高档车不坐,非星级酒店不住,非高档饭店不进,非茅台酒不喝,非中华烟不抽,家里装修也是极尽奢华。

  而最让群众反感的则是高建海作风霸道,独断专行。

  一位在高建海身边工作多年的同事曾这样评价他:“高建海为人霸道,大家都怕他。凡是他说的话,就是‘圣旨’,即使是错误的,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高建海本人对自己这种有权就任性的霸道作风,不但不反省,反而多次自诩“霸道总裁”!

  高建海在新安县和宜阳县担任县领导期间,一直未将其人事、组织、工资关系从新安县电业公司转出,享受着电业公司高额的工资和福利待遇,并利用职权在该公司报销个人及家庭因私费用120万余元,大到价值8万余元的水晶工艺品,小到10元的出租车发票,只要有发票就都报销。有的发票甚至是从街边小贩手中购买的假发票!新安县电业公司无人敢对他报销发票提出异议,凡是他来报销都是“一路绿灯”。这不仅助长了高建海的贪欲,更使其在违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滑入深渊。

  “在我任新安县电业局一把手期间,局党委长期不开展活动。尤其是作为一把手的我,对‘一岗双责’认识不清,未能发挥廉洁表率作用,以身违纪试法,给班子成员和其他干部带了坏头,影响了整个单位的风气。对于我的违纪事实,其他领导和同志未必一无所知,但由于监督制度在单位形同虚设,内部不敢监督、外部无法监督,相互之间即使发现一些苗头和倾向性问题也不提醒纠正。”落马后,高建海忏悔说。

  将印有某车辆照片的杂志拿给老板看,表示“想弄一辆耍耍”

  2002年至2013年,高建海违规将本应通过公开招标确定的新安县电业局办公楼空调安装工程、装修工程指定给肖某、程某、董某,收受3人巨额贿赂。

  他采取提高资质要求、保证金数额等方法,使其他公司无法或不愿报名参与投标,从而以投标公司少为由采取议标形式,个人决定将工程交给肖某、程某、董某,又以前期有公司参与该工程设计,产生费用为由,向肖某索要人民币10万元。

  执纪人员介绍,在装修工程承揽人程某找其支付工程款时,高建海故意将印有某车辆照片的杂志拿给程某看,并向程某提出:“这车看着不错,想弄一辆耍耍。”迫使程某出资23万余元为其购买了一辆越野车。同时,指使程某出资36万元为其个人的两套房子进行装修,又以打麻将没带钱、为女儿购车等名义向程某索要款物共计40万余元。

  “我曾经是一个怀有理想的热血青年,面对党旗宣誓时,郑重许下誓言要为了党的事业奋斗终生。然而种种错误思潮的不断侵蚀,使自己的理想信念、宗旨意识出现了动摇,认为人生短暂,不如及时享乐。同时也忘掉了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共产党员、一个领导干部最基本的责任,从而被贪欲吞噬。”落马后,高建海痛哭流涕。

  利用职权大发其财,腐败背后是纪律防线的失守

  为了生财,高建海绞尽脑汁,花样百出。

  他以新安县主要领导及省电力公司领导需用车为由,让新安县电业公司出资购买越野车和商务车各一辆,供其个人长期使用,又利用职权指使他人将越野车低价评估后由其个人购买。之后,他利用担任宜阳县主管工业副县长职务之便,将该车以原车价卖给其分管业务对口企业,从中谋取私利。

  2004年10月,高建海利用职务之便,假借洛阳裕美工贸有限公司的名义,以90万元的低价非法购买新安县峪里乡一块24.5亩的国有土地,并将该土地租给新安县沃龙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从中获利75万余元。

  2007年10月,高建海又利用担任新安县政协副主席的便利,将该土地以637万元的高价非法转让给沃龙公司,获利481万元。

  纵观高建海这位“霸道总裁”的人生不归路,可以看到,腐败的背后是纪律防线的失守。

  “我也知道这是违反党纪国法的行为,但仍心存侥幸,对党纪国法缺乏敬畏,忘了那句老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回想当初,如果贪念初起时能想到党纪国法的铁面无情,也许就不会做出那些让自己悔恨终生的事情。”落马后,高建海忏悔说。

  “高建海的落马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党组织的损失。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从中汲取教训,强化纪律规矩意识,牢记红线不能踩、雷池不能越。”执纪人员表示。(程乐 陈聚涛)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汝城县 | 沁源县 | 榆树市 | 鹿邑县 | 大埔县 | 陆河县 | 赣榆县 | 清涧县 | 安福县 | 敖汉旗 | 临颍县 | 调兵山市 | 巩留县 | 当涂县 | 平定县 | 娄烦县 | 突泉县 | 聂荣县 | 民权县 | 平凉市 | 蒙城县 | 桃园市 | 长岭县 | 石泉县 | 佛冈县 | 博白县 | 怀化市 | 溧水县 | 巴楚县 | 虞城县 | 班玛县 | 浙江省 | 祁东县 | 额敏县 | 镶黄旗 | 罗甸县 | 云浮市 | 蓝山县 | 微山县 | 宁波市 | 满城县 | 恩平市 | 泰兴市 | 水富县 | 乌鲁木齐市 | 广汉市 | 青河县 | 大港区 | 健康 | 龙川县 | 铜鼓县 | 磐安县 | 道真 | 兰考县 | 南京市 | 兴宁市 | 格尔木市 | 信宜市 | 乡宁县 | 安吉县 | 金乡县 | 徐闻县 | 泗洪县 | 乐东 | 平舆县 | 达拉特旗 | 台东县 | 东乌珠穆沁旗 | 修水县 | 金堂县 | 德钦县 | 临沧市 | 栖霞市 | 闵行区 | 神池县 | 石河子市 | 太白县 | 井研县 | 从化市 | 巴里 | 大关县 | 沁源县 | 洮南市 | 开远市 | 上林县 | 永福县 | 上思县 | 青岛市 | 霍林郭勒市 | 玉田县 | 廉江市 | 阳曲县 | 晋宁县 | 依安县 | 石棉县 | 麻栗坡县 | 广水市 | 长海县 | 临清市 |